Read 被偷走的那五年 Online

Authors: 八月长安

被偷走的那五年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被偷走的那五年/八月长安著.—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13.9

ISBN 978-7-5404-6266-6

Ⅰ.①被… Ⅱ.①八… Ⅲ.①言情小说–中国–当代 Ⅳ.①I247.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3)第136873号

©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本书版权受法律保护。未经权利人许可,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本书包括正文、插图、封面、版式等任何部分内容,违者将受到法律制裁。

上架建议:爱情小说

被偷走的那五年

作  者:
八月长安

出 版 人:
刘清华

责任编辑:
薛 健 刘诗哲

监  制:
蔡明菲 潘 良

特约策划:
邹和杰

特约编辑:
尹 晶

营销编辑:
刘碧思

装帧设计:
车 球

内文排版:
大汉方圆

出版发行:
湖南文艺出版社

(长沙市雨花区东二环一段508号 邮编:410014)

网  址:
www.hnwy.net

印  刷:
北京嘉业印刷厂

经  销:
新华书店

开  本:
880mm×1270mm 1/32

字  数:
200千字

印  张:
7.5

版  次:
2013年9月第1版

印  次:
2013年9月第1次印刷

书  号:
ISBN 978-7-5404-6266-6

定  价:
32.80元

(若有质量问题,请致电质量监督电话:010-84409925)


黄真真/文

若说“时间偷走了爱情”,相信很多人会理解,也可能经历过。但若说“被偷走了时间”,爱情却“又重来”,这个嘛……你可能要想一想……

就凭以上两个想法,我写下了《被偷走的那五年》的剧本。从写剧本的第一天,至拍摄、剪辑、配乐、调色……到整部片子完成,我想我看过这部片子不下一百次。每一句对白、每一种情绪、每一个画面、剧情的转折……都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可以说天下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个故事了吧!

想不到,一个星期前的一个早上,八月长安给我送上了一份惊喜。

早上,8时45分,同名小说《被偷走的那五年》已发到我的邮箱。因为要赶飞机回香港,我便一手抱着电脑上机,迫不及待地看看小说的细节和电影有没有差距。

在这两个多小时的旅程中,我竟一口气把小说看完。一口气并不单单是因为我的好奇心,而是因为作为一个读者,我感到这部小说非常有追看性。

八月长安的文笔清新、爽朗又非常细腻。小说里,她把一些剧情稍做改动,延伸了角色的细节和背景,带你进入无限的想象空间。

无论你选择先看小说再看电影,还是先看电影再看小说,相信它们都会给你两段各自精彩的经历。谢谢八月长安。

第一章
最好的故事都发生在夏天

有人说,幸福来临时,人们往往对此毫无知觉。

才不是。比如何蔓现在就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幸福的意义。

她的幸福就在眼前,站在光芒里。

1.

何蔓是被呼噜声吵醒的。

梦境渐渐模糊,薄薄的眼皮挡不住窗外的大好天光。何蔓懒懒地抬起胳膊挡在眼睛上,另一只手则使劲儿地往床的另一边推去。

“谢宇,醒醒,你吵死我了,呼噜声怎么那么大啊!”

却推了个空。何蔓的手在床单上来回摸索,渐渐觉得不对头,这才睁开眼睛。

谢宇早就穿戴整齐,正倚在门边嘴角带笑地看着她。

何蔓懵懂地看了看四周,均匀的呼噜声依然没有消失。她的手碰到了一个凉凉的物体。

是DV。

何蔓坐起身,一把拉过DV。画面里睡相不羁的女人格外眼熟。
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画面忽然推进,特写。

是何蔓自己,嘴角流着口水,睡得酣甜,呼噜声像新生的小猪,有时候还停顿一下,吧唧一下嘴巴,然后无缝对接,继续打呼。

何蔓缓缓转头去看门口的谢宇。

谢宇已经笑得直不起腰。

“这下有证据了吧?还说自己是睡美人,美人,你老家是高老庄吧?我把这个放在你旁边播放,两个一起打呼,像二重唱一样!”

何蔓气得满脸通红,手中的DV眼看就要扔向谢宇。谢宇大惊失色,赶紧摆出要接住的架势,没想到,何蔓自己收回了手。

“不行,这个太贵了。”

何蔓自言自语,话音未落,已经用另一只手抓起枕头狠狠地砸向谢宇的面门。谢宇一个闪身堪堪躲过,然后一个箭步上前,从何蔓手中抢回了DV,故作得意地欣赏着。

“听听这打呼声,看看这口水!”

何蔓尖叫着跳起来,开始伸手抢夺谢宇手上的V8:“快给我,把它删掉!”

谢宇嘴角一歪:“才怪,这可是我的私人珍藏!”

何蔓气急败坏地跳起来抢,可谢宇人高腿长,她整个人扑上去,倒成了一只挂在树上的傻猴。一阵翻滚抢夺后,何蔓不但无法从谢宇的手中抢过V8,最后还被他按住双手,成“大”字形压制在床上。

“我警告你,把我新做的指甲碰坏了,我跟你没完!”何蔓扭
来扭去,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手。

谢宇低下头,坏笑着看进何蔓的眼睛里。

“你晚上吵得我睡不着,还敢来威胁我?说,你该怎么补偿我?”

何蔓整个人傻了一瞬,反应过来后继续挣扎:“什么啊!我这么美艳动人,你却天天拍我的丑态,明明是你该补偿我才对!”

“哦是吗,那就让我来补偿你吧,嘿嘿……”

看着谢宇满是淫笑的脸庞,何蔓一愣,忽然害羞地垂下了眼睛。

“不要啦!昨晚我们才刚刚有过……”

正当何蔓喃喃自语时,谢宇已经抓起床上的大棉被,把何蔓跟自己罩在被单中。

然后被单里传来长长的、悠远的一声“噗”……

何蔓捂着鼻子从棉被中突围,挣扎中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指着谢宇大骂:“谢宇,你变态!我要离婚!”

谢宇哈哈大笑着上前,紧紧搂住何蔓。

“你打呼噜我放屁,咱俩这种情况,特别适合白头偕老。”

2.

旅行是一定会吵架的。

何蔓的姐姐、姐夫在蜜月旅行的时候就从头吵到尾,吵架原因不外乎“让你从家里带大瓶防晒油你偏说嫌沉,你看当地都卖得这么贵,还不知道是真是假”“明明知道要走那么多路,你偏要穿这么不舒服的鞋子”“跟你说了昨晚打好包今天早上就不至于这么赶
时间”……

面对何蔓的不解,姐姐何琪却轻描淡写:“夫妻哪有不吵架的,越是旅行越爱吵。”

“就没有不吵架的?”

何琪翻翻眼睛:“什么时候你混得好了,一出门就可以带着十个八个助理帮你打点行程、打包、在机场推箱子,估计就可以不吵架了。”

何蔓没有再说什么,私底下和谢宇发誓,以后他们蜜月旅行的时候,绝对不吵架。

结果两人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就拌起了嘴。

眼看就迟了,到底是怪何蔓化妆花了太多时间,还是怪谢宇拿着DV拍来拍去不帮忙收东西,两人争执半天也没结果。从坐着吵架变成提着箱子在机场边跑边吵,直到坐上飞机才安静下来,气鼓鼓地谁也不理谁。

直到飞机落地,两人从到达口的自动门走出来,棕榈树在热浪中招摇地摆着叶子,媚眼如丝,何蔓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她眼角瞟到谢宇的表情也松动了,心里偷着乐,想跟他说点儿什么,想了想,又抿紧嘴巴。

这次蜜月旅行她是女王,才不会主动求和。

两人坐上出租车,将早就用当地语言写好酒店名字的纸卡递给司机。司机比了个OK的手势,发动了车子。他们在后排各自倚着一边的窗子,看风景。

何蔓的手机嗡嗡振动了两声,她有些诧异,赶紧从手包里拿出来。

短信息竟然来自谢宇。

内容是:“喂,跟我说话。”

何蔓盯着屏幕脱口而出:“凭什么!”

说出口,她才意识到自己破功了,转过脸一看,谢宇正在那边捂着嘴乐。

“你有毛病啊,国际漫游很贵的!”

何蔓恼羞成怒,冲过去掐他的脸。谢宇反手一抱,把她搂在怀里就低头吻了上去。

这回什么都不用说了。

语言不通的司机从后视镜瞟了一眼,笑弯了眼睛。

爱情这种事情,从来都是无国界的。

3.

何蔓推开酒店房间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King-size(最大号)双人大床,床上用玫瑰花瓣排成了一个心形图案,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盒巧克力和一个银色冰桶,冰桶上还插着一瓶香槟。

何蔓看见房间摆设成这样就笑了,转身向身后的谢宇念叨:“蜜月套房怎么都这样啊……这不会是你安排的吧?”

谢宇不为所动:“那你觉得是好还是不好啊?”

何蔓笑着摇摇头:“好……土。”

谢宇淡定地说:“那就是酒店自作主张的,跟我没关系。”

服务生将两个大行李箱从行李车上搬下,放在架子上,用当地语言向他们鞠躬道别。门一关上,谢宇就直接倒向大床。

“好累!今天好赶!”

何蔓也顺势倒在他旁边:“还说呢!让你昨晚就整理好行李,你偏偏早上起来才整理,还拖拖拉拉,拿着DV拍来拍去,害得我们差点儿赶不上飞机!”

“你是被按了replay(重放)键了吗?怎么又提?出租车上没吵够?”谢宇支起身子,眼睛一转,“还是说……没亲够?”

何蔓笑着推开扑上来的谢宇,拉着他起身。

“起来做什么?我要睡一下。”谢宇又要躺回去。

“不要啦!”

“是睡床又不是睡你,你反对什么?”

“你看看,你把心都压散了!”何蔓把谢宇推向一边,开始整理被弄乱的玫瑰花瓣。

谢宇哼了一声:“不是嫌土吗?干吗还整理?”

何蔓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再土也是蜜月套房啊,当然要先拍一张秀给别人看,让大家都羡慕一下!”

“虚荣!”谢宇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

何蔓丝毫不理会,俯下身仔细把花瓣排成原来的心形,接着从包包中拿出DV,开始拍摄起自己的蜜月套房来。

何蔓一边拍一边得意起来:“小环看到一定会羡慕死,哈哈!”

她本以为旁边不甘沉默的谢宇会趁机回几句嘴,没想到,竟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何蔓转头一看,发现谢宇坐在地毯上,背靠玻璃门,已经快要进入梦乡。

她放下手上的DV,大步走过去,一把将躺在地上的谢宇拉起来:

“你这个懒鬼,给我起来啦!”

“有的是时间慢慢拍嘛,让我先睡一会儿。”

“明天就没有玫瑰花床了,机不可失,你配合一下,站到阳台上往外面看,我要拍海景和你的背影。”

“拍我背影干吗?”

“秀恩爱啊。”

“秀恩爱,分得快。”

“那都是妒忌。快去快去啦!”

何蔓不得已,施展了狮吼功。谢宇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向阳台,双手扶在栏杆上,面朝大海,留给何蔓一个逆光的背影。

只是一个背影,她却拍了很久。

谢宇摆了半天pose(姿势),发现何蔓没了动静,迟疑着问道:“拍好了没有啊?你会不会拍啊,video(录像)是要动态的,一动不动的是照片!”

他回头,看到何蔓盯着取景框,眼睛有些红。

“傻瓜。”谢宇不由得微笑起来。

有人说,幸福来临时,人们往往对此毫无知觉。

才不是。比如何蔓现在就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幸福的意义。

她的幸福就在眼前,站在光芒里。

4.

夜晚悄悄降临。

饭店的泳池边燃起一把把火炬。轻快的桑巴音乐在空气中流淌
奔放。何蔓微微有些醉意,四周摇曳的棕榈树像是在跳舞,又或者,在跳舞的,是她的眼神。

泳池边,厨师们正忙碌地准备BBQ(户外烧烤)大餐。谢宇和何蔓依偎在一起,默默饮着酒,脸上带着笑意,却没有讲话。

这是海边蜜月的最后一晚,这几天,谢宇和何蔓几乎玩儿遍了沙滩上所有的活动,水上机车、海边浮浅、沙滩排球、水上气球行……谢宇一直被晒得懒洋洋的,几乎是被何蔓拖着完成了这些项目,不过,到最后玩儿得更起劲儿的往往是他自己。

何蔓全身似乎充满了用不完的活力,像一道光。他一直为此深深着迷。

烤好的海鲜终于端上了桌,就在谢宇和何蔓大快朵颐时,餐厅经理突然拿起麦克风,指着谢宇跟何蔓的桌位,对全场说起话来。

餐厅经理用生硬的中文声情并茂地说道:“各位!我们今天晚上有一对来到这里度蜜月的新婚夫妻!让我们一起给这对新人一点儿掌声,好不好?”

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谢宇和何蔓有点儿不好意思。

餐厅经理接着把麦克风递给谢宇,问他:“来来来,这位先生,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你的新婚太太说?”

谢宇接过麦克风,转头看向何蔓,何蔓这时也刚好转头看着谢宇。

就好像两个人的视线里藏着一整个世界。

谢宇轻咳两声,假装在酝酿。

“别装了,我知道是你安排好的。”何蔓小声说。

谢宇嘴角一抽。

“就不能装作很惊喜吗?”他把麦克风拿远,也轻声说道。

何蔓吐吐舌头:“好吧,再给我一次机会。”

说完,她双手合十,摆出一副惊喜感动的神情,双眼亮晶晶地看向谢宇。

谢宇做出呕吐的样子。

“完蛋了,想好的说辞都吐出去了。”

还没等何蔓发飙,谢宇就拿起麦克风,微笑着对全场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外婆带我去找一个很神奇的半仙儿算命。半仙儿说我命格不好,要一生行善才能改命。所以,我从小就决定要做一个好人,我做过很多善事,其中最大的一个善举,就是……”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何蔓。

“就是为了全世界男人的幸福,牺牲自我,把她这个野蛮女友娶回家了。”

全场发出善意的笑声,何蔓气得把手上拿着的餐布扔向谢宇,被谢宇一把抓住。

“喏,”谢宇笑得更欢,“我的野蛮老婆在用实际行动给大家做自我介绍。”

何蔓正要发作,谢宇忽然收起笑容,温柔地看进何蔓的眼里。

“我喜欢你对我发脾气,不觉得自己需要忍受,反而很享受。我喜欢看到你紧张我的样子。所以,谢谢你老婆,谢谢你把野蛮都留给我。算命的半仙儿说过,只要我一生行善,命运就会用最好的回报奖励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回报,真的是最好的。”

何蔓定定地看着谢宇,泪眼模糊。

“我希望,这一生,你都只对我野蛮。老婆,我爱你,永远永远爱你!”

烟花在欢呼声中升上天空。何蔓说不清楚,为什么那一晚的烟花格外动人。也许是泪水成了滤镜,定格成了最美的效果。

5.

时间刚过午夜十二点,一天就这样跳到了另一天。

黑夜把海岸线拉得更长,月色使人心变得更柔软。谢宇骑着摩托车飞驰在无人的海边公路上,何蔓坐在后座,单手紧紧搂着他的腰。

“看,月亮。”

谢宇笑:“我在骑车啊,怎么看?”

何蔓用另一只手举着DV:“那我帮你看好啦!你放心,我全都拍下来了,回头你可以慢慢看!星星、月亮、大海……”

谢宇没有回答,依旧紧盯着路的尽头,嘴角却悄悄地上扬。

沿路的景色拍得腻了,何蔓就放下DV,下巴轻轻地放在谢宇的肩窝上,忽然傻笑起来。

“笑什么?”

“我上学的时候,一直都是那种很乖的好学生。班里也有很早就恋爱的女生,放学的时候坐在很帅很有型的男朋友的摩托车后面,很招摇地穿过人群离开。我当时表面上很不屑,实际上,心里是有一点儿羡慕的。”

“现在不是圆梦咯,”谢宇笑,“你终于坐上摩托车了。”

“是啊,不过可惜了,”何蔓坏笑,“还缺一个很帅很有型的男朋友。”

谢宇闻言忽然一个减速,何蔓撞到谢宇后背上,吓得尖叫起来。谢宇得意地笑笑,重新加速。

“小姐,你的命都在我手上,讲话注意一些。”

何蔓嬉皮笑脸地从背后亲了亲谢宇的后脑勺儿。

“我真希望这条路开不到尽头。”

谢宇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下。

蜜月就要结束。

这个海边小城永远是夏天。

人生最好的事情,永远都发生在夏天。

可惜他们必须离开了。

何蔓有些舍不得,却不想沉浸在这种感伤中。她重新拿起DV,转而自拍。

“献给我青春期的遗憾。”她对着DV说,笑得非常甜蜜。

“这是美少女何蔓,”她把DV的镜头对准自己,然后又对准大海,“这是月光下的海。”

“这是拉风的摩托车。”

“这是……又帅又有型的男朋友!”何蔓大声笑道。

画面中的谢宇只露出半个侧脸,英挺的眉宇在月光下忽隐忽现。

“吻我。”何蔓轻声说。

“我在骑车呀,”谢宇笑道,“还戴着安全帽呢!你疯啦?”

“不管嘛!转头,吻我!反正路上也没其他人啦,没事的!”何蔓整个人都贴到了谢宇的背上,轻声说着。

谢宇被逼得没办法,迅速转头,快速地吻了何蔓一下。何蔓一只手拿着DV,想把它拍下来,可实在是太快了,没拍成功。

“没拍到啦,再吻一下,再吻一下嘛……”

“不要,太危险啦!”谢宇觉得现在要坚定一下立场。

“老公,好老公,来嘛……”何蔓开始各种撒娇,贴着谢宇的耳朵一直念。

谢宇心里也痒痒的,应该不会有事的,而且,这样的一个吻的确很有意义。他再次转头吻了何蔓一下,这次吻的时间比较久。

何蔓终于高兴地说:“拍到了!拍到了!哈哈哈!”

谢宇头还没转过去,就看见何蔓的脸色突然从高兴转为惊慌。

何蔓大声喊着:“树!树!”

谢宇赶紧转头看向前方,但已经躲避不及。

何蔓眼中的海岸线纠结成了一团,在她的视野中快速闪过,最终沉淀为一片灰暗。

第二章
被时间抛弃的人

离婚。其实这两个字就像有人给她剧透了一部她压根儿没看过的电影,原本不会给她多大冲击。

她真正难过的,是思念,是醒过来后就在侵蚀她的想念。

1.

何蔓路过一间大病房,里面六张床上的病人和家属都在仰着头看电视。墙上高挂的电视里正在播出一部颜色鲜艳的偶像剧,女演员在病床前声泪俱下地摇着男演员的肩膀,一遍遍地哭诉:

“你忘了我吗?你真的忘了我吗?快说,你是在骗我!”

一个女孩儿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走进病房,与何蔓擦肩而过。屋里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病号服的中年女人回头笑着跟她说:“你猜对了,他的确失忆了。”

“刚才一看到车祸情节我就猜到了,”女孩儿把苹果皮嚼得嘎巴嘎巴响,“一出车祸,准会失忆。”

“太能编了。”好几个人一起感慨道。

何蔓站在她们背后的门外,抬头看看电视,又转头看看门玻璃
反射出的自己,摸了摸头上的绷带,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

她看向走廊尽头,慢慢地,那句声嘶力竭的台词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快说,你是在骗我。”

何蔓喃喃自语。

2.

何蔓回到病房,姐姐何琪正坐在窗边削苹果。

“上个厕所怎么那么慢?是不是又头晕了?”

何蔓摇摇头,坐到床上。

“要是还觉得头晕,我就去跟医生说,让你再多住两天,别急着出院了,还是应该多观察观察。”

何蔓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看到何琪手中的苹果,随口问道:

“你怎么又削苹果,上次给我削的我都没吃,后来被护士扔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来就不喜欢吃苹果。”

她的语气有点儿不耐烦。何琪早就知道,她自打醒来后脾气就不好,所以从来没跟她计较过,不管何蔓怎么抱怨,何琪都是笑嘻嘻的。

“我从小到大就没有照顾过病人,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当然要把经典的桥段都照着来一遍。小时候看偶像剧,我最羡慕能给病人削苹果的女主角了。”

何琪喜滋滋地继续低头认真地削苹果,苹果皮一圈儿一圈儿地垂下来,宽窄不均,却神奇地没有断。

何蔓看得愈加心烦,伸手就把摇摇欲坠的苹果皮扯断了。

这回何琪不乐意了。

“你干什么呀!”她叫出声,“这次我好不容易……”

“一个失忆的就够像偶像剧了,你就别在这儿雪上加霜了行吗?”

何蔓说着说着,眼圈儿又红了。何琪不再作声,放下苹果,起身坐到她身边,轻轻地搂住了她。

“姐,你告诉我吧,谢宇到底为什么不来看我?他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在怪我?”

何琪眼神闪烁,欲言又止。

“他是不是怪我,要不是我捣乱,我们好好的,也不会出车祸……”

何蔓说到一半,自己先愣住了。

在住院期间,她无数次问起谢宇的伤势,也无数次为自己当时的行为自责,何琪怎么劝都没有用。

但这是第一次,何蔓自己停了下来,告诉自己,那都是五年前的事了。

她拼命地想拉住五年前海边的月光,不愿意像其他人一样跟着时间离开。

时间拉不走她,就彻底抛弃了她。

3.

十天前,何蔓从一片黑暗中醒来。

等到眼睛慢慢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她才察觉到自己是在医院里。这时,一张熟悉的脸孔映入何蔓的眼中。

姐姐何琪惊喜地大喊:“感谢老天!你终于醒了!医生医生……”

何琪一边大喊着医生,一边冲向病房门口,跑到一半才想起来病床前就有呼叫铃可以按,于是又折返回来用力按了好几遍。

何蔓觉得自己的头昏沉沉的,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医生护士们给围了起来。

医生一边用手电筒检查何蔓的瞳孔,一边问她问题。

医生:“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何蔓不想理任何人,她的脑子很混沌,后脑勺儿有一个地方隐隐地疼,太阳穴也突突地跳。是因为昨晚喝了太多红酒吗?可是为什么姐姐会在这里?对了,是车祸!谢宇呢?谢宇还好吗?

她声音嘶哑地张口就问:“谢宇呢?”

没人回答。只有姐姐何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

何蔓想看一下旁边的床位,但又有点儿看不清楚。这时医生用更大的音量再次问她:“你好,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何蔓回过神儿来,轻声答道:“何蔓。”

医生紧接着问道:“你记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医院?”

何蔓迟疑了一下,接着一堆混乱的画面涌入脑中:泳池边的烤肉晚会、水上气球行、满天的星星、长长的海岸线……最后的画面是飞速闪过的海岸线和熄灭的月亮。

何蔓的泪水夺眶而出。

“姐,谢宇,谢宇他没事吧?!姐,谢宇呢?”

何琪愣了一下,一时没说话。何蔓都快急死了,却真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她想大声喊一声,可叫出来的声音始终很微弱:“谢宇!姐,谢宇怎么了?你别瞒我,他在哪儿?”

何蔓的泪水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心脏在胸腔跳得厉害,不好的预感让她嘴唇颤抖。

既然姐姐都来了,车祸一定很严重吧?谢宇不会出什么事吧?

何蔓睁大了眼睛,却只能倒在何琪的怀里不住地流泪。

“出事时,你跟你老公在一起?”

医生轻轻地抛出这个疑问,何蔓脑子里“轰”的一声。

怎么?难道谢宇失踪了?

她挣脱何琪,虚弱地拉着医生的手说:“是啊!我们骑摩托车夜游,不小心撞到了一棵树……他人呢?你们没看到他?不会吧!我们只是撞了一棵树而已!”

何蔓哭着哭着,只觉得自己脑子里的一根弦“砰”地一下断了,黑暗再次降临。

4.

何蔓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被推进了什么大仪器里,医生们似乎又在给自己做什么检查。她还想继续问谢宇的状况,眼皮却那样沉重,只能勉强睁开一道缝,随即再次沉入一片黑暗。

黑暗,像那一夜的海,不再有月光。

何蔓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只有姐姐在身边。

她觉得可能真的大事不妙,告诫自己,不能再晕过去了,要镇定,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推了推睡着了的姐姐。

“你醒啦?”何琪很高兴,又要去按呼叫铃,却被何蔓拉住。

何蔓哀求的眼神让何琪有些手足无措。

“何蔓,你别急,你听我说……”

“你就直接和我说,谢宇到底怎么了!”何蔓觉得自己的视线又模糊了,全是泪。

“我之前就想问你,你说的……该不会是蜜月旅行的车祸吧?”

何琪的语气怪怪的,像是在提起一件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然而何蔓没有精力去探究她这样说的理由,只是狠命点头,晃得有些眼冒金星。

“你……你不会以为自己的车祸是……”

“你别吞吞吐吐的,快说啊!”

何琪也深吸了一口气,这深吸的一口气把何蔓的心都快要吸出来了。

“如果你说的是蜜月车祸的话,那么,谢宇没事。”

何蔓的脸上慢慢绽放出笑容,像一朵终于盛开的花。

“可是,”何琪小心地看着何蔓,“我奇怪的是,你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现在不是醒了吗?”

“我的意思是说……”何琪表情为难地纠结了半天,“你,你跟他,半年前就已经离婚了呀!你怎么好像全不记得了?”

何蔓的笑容凝结在嘴角。

“离婚?!”

她太惊讶了,反而笑出声来。

出车祸的是自己,怎么把姐姐的脑子撞坏了?

何蔓笑着纠正道:“姐,你没事吧,我跟谢宇半年前还没结婚呢,怎么就离了?我俩刚度蜜月好不好?!”

何蔓说着,习惯性地用右手手指去转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却摸了个空。

她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手。

手指干干净净的,像是谁在夜里偷偷溜进来,残忍又无聊地把她为了蜜月新做的指甲全都洗掉了。

5.

何蔓面无表情地坐在诊疗室里。何琪拉着她的手,一脸关切地看着墙上发亮的灯箱,上面挂着何蔓的几张脑部X光片。X光片的主人却魂不守舍,整个场景看起来,倒像是何琪生病了一样。

在何蔓发愣的时间里,医生指着那几张X光片,对她们两个做着说明。在毫不留情的白色灯光照映下,一串串专业术语向着何蔓袭来,这场景太过清晰和冷静,丝毫不像是梦。

她多么希望这是梦。

“这几天,我们对何小姐的脑部做了些检查。何小姐的CT和MRI检查结果都很正常,我们暂时未发现何小姐的大脑有任何异样。但由于人脑的构造非常复杂,再加上何小姐在车祸时曾经撞伤了头部导致昏迷了一个月,目前我们只能猜测,她是因脑震荡引起了短暂失忆……”

“失忆?我怎么可能失忆,这也太像小说了,”何蔓失笑,“我还记得我姐啊!我也记得……记得很多事!这怎么会是失忆?”

她直面另外两个人有些惋惜又有些无奈的目光,硬着头皮,拒绝接受。

来诊疗室之前,何蔓躺在病床上,忽然灵光一闪。她怀疑这一切都是谢宇策划的,就像泳池边烧烤晚会上那个主持人送来的祝福和漫天烟火一样。他只是想和劫后余生的自己开个小玩笑,测试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他吧?

“如果你一觉醒来,已经是五年后,我们已经分开了,你还会义无反顾来找我吗?”

他总是喜欢这么做,问她奇怪的问题,还会用DV把这些问题都录下来,防止她耍赖反悔。

他说,这样人生才不无聊。

他一定藏在某个地方,用DV悄悄记录着她慌张又迷茫的样子。

尽管姐姐看护她时一直在玩儿的那个叫iPad的古里古怪的平板电脑、写着2012年的报纸和杂志,还有她自己的理性逻辑和智商,都在清楚地告诉她,这个谎言太庞大和真实了,谢宇策划不来。

只有时间。只有时间能做到。

恍惚中,何蔓听到医生一直在耳边说:“何小姐,失忆的情况分很多种,根据你所说,你最后记得的就是你的蜜月旅行。所以,你是属于暂时丧失部分记忆的患者。”

他的语气太有说服力,太像一个有责任感的医生了。何蔓彻底
绝望了。

何琪始终紧紧拉着何蔓的手,直到微微汗湿。

“那么,那么……我妹妹,她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记起来啊?”

何蔓这时才将注意力转向医生。

这是目前她除了谢宇之外最关心的问题。她的脑海中有太多为什么,五年的时间碎成粉末,埋葬了那么多秘密,也埋葬了她的感情。除非她自己想起来,否则谁也不能帮她重新拼完整。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有人在几个星期后便回忆起来,有人则用了一年多时间,也有些人到最后还是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我们也不能告诉你一个确实的时间。不过在这段时间,我建议你妹妹尽量跟家人、朋友,或者所有熟悉她过去的人多相处,这样会有助于她找回从2007年起失去的五年记忆。”

“好啊!”何蔓忽然站起身。她起身太急,差点儿又眼前一黑,连忙扶住灯箱。

“我现在就去找能帮我恢复记忆的人,我要去找谢宇。”

不知怎么的,自打醒来后就积蓄在胸腔的情绪汹涌起来,何蔓再也无法抑制住。

她醒过来已经整整一天了,他没有打电话给她,没有发短信,没有问候。

他们离婚了。

凭什么。

这些人随随便便就说她失忆了,像穿越时间一样把她扔在未来世界,面对一大堆闻所未闻、用也不会用的科技产品,听着人们谈论她完全不知来龙去脉的娱乐圈八卦和社会动态,费劲儿猜测着含
义不明的网络词语……

时间丢给她潮水一般汹涌的信息和新闻,却带走了她最重要的人。

就像睡了一觉,醒来后,前一天对着烟火说永远爱你的人,现在却杳无音信。

她凭什么要接受。

何琪抱住她:“蔓蔓,你冷静一点儿,你现在不能出院。”

何蔓像疯了一样挣脱何琪,跌跌撞撞地往门口冲去。她虽然平时是个活泼的人,却最厌恶在公共场合撒泼打滚儿不知分寸的人,但是现在她顾不了,心中的委屈如洪水开闸,她拦不住。

她想他。

离婚。其实这两个字就像有人给她剧透了一部她压根儿没看过的电影,原本不会给她多大冲击。

她真正难过的,是思念,是醒过来后就在侵蚀她的想念。

她想抱抱他、亲亲他,告诉他自己很害怕,想回到那个永远都是夏天的海边小城,坐在他身后,沿着海岸线走一段没有尽头的路。

谢宇,我很想念你。

何蔓没能走到门口,就再次眩晕在一片迷蒙的雾中。

Other books

Assariyah by La'Toya Makanjuola
Run With the Hunted by Charles Bukowski
The Sea Runners by Ivan Doig
Die of Shame by Mark Billingham
Atlantic by Simon Winchester
The Master Plan (2009) by Costa, Carol